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关注我们:  
塔人分享
思行π | 乡村教育还是乡土教育
发布日期:2015-03-04 17:58:34     作者:    已有  阅读过本文

一颗星可以驱走黑暗,一盏灯可以指引前路

灯塔计划

方向引领一生

有意识地生活


文章转载于师青网


受访者:郝曦,中大物理系毕业,曾任课外辅导机构、民工子弟学校教师,现任灯塔计划教研总监。全职工作人员,灯塔人称“大师兄”。


V[BUT)ELVSM5V1VX0CPJY{M.jpg

大师兄在暑期下乡中:课后与孩子练习推手


将近两个小时的聊天,称不上访谈,但确实令我对灯塔有了更深的认识。整理录音时发现人的思维真是天马行空,前一秒还在讨论灯塔的乡土课程,后一秒就变成了老房子的社区营造,真是有点坑爹的嫌疑。然而,从有些杂乱的记录中,尝试着整理出一些线索,试图回应关于大学生义教的些许困惑。


成立于2001年3月的“灯塔计划”,由20多名来自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州大学的学生以及数名广州、珠海的在职人员协力组建,是国内第一家纯民间的教育义工组织,而这在当时还是一种新颖的扶贫方式。十年过去,灯塔官网首页上以一句“灯塔计划,民间义教的坚持与守望”,概括了它这风雨十年。位于广东肇庆永固镇的永固中学成为横跨这十余年的最早设立的义教点,灯塔与永固连在一起,就像一个美好的寓言,预示着这个民间NGO蓬勃的生命力。


然而,作为乡村教育NGO,灯塔无可避免地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一批又一批的义工在义教点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短短一个月的义教,来自各所高校的的大学生,怀着一份对公益的热诚,总期待能为乡村孩子做些什么。然而,短期义教不同于支教,教育也并不是单靠耐心与爱心就足够,时间与经验必不可少。短暂的时间,普遍缺乏经验的义工,面对现实不可逃避的硬伤,乡村义教究竟能做些什么?意义在哪


灯塔多个长期的义教点都在肇庆,郝曦表示参加灯塔课程的许多学生都是当地的留守儿童。而对留守儿童的陪伴近年来已成为越来越受关注的话题,所以有些人认为陪伴或许就是乡村义教最大的意义所在。“关注学生当下的一些改变和当下的陪伴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仅有陪伴是不够的。这不是灯塔期待发展的最重要的东西,还是要有模式,要有学习。很多人都说陪伴比课程更重要,但我们最不能做到的其实就是陪伴。当然,不排除有少部分义工能够坚持下来,但大多数人回去之后,就会有自己要奔忙的事情,哪有时间陪学生聊天?”郝曦在谈及陪伴与教学孰轻孰重时说道,“陪伴更多的是做教育的心态,不是用权威的姿态来告诉你,而是共同面对和经验分享。”既然如此,乡村义教的课程究竟要教些什么?课本补习?生活常识?  


当下的乡村教育设计,扩而言之,我们的整体教育设计,实际上更多地就是一种‘逃离乡土’式的教育设计,乡村只是作为城市文明的参照、补充,作为被城市所‘观看’、俯视的对象,乡村作为前现代的“他者”被排斥在为教育所展开的现代性想象的边缘。在这个背景下,实际究竟还有没有乡村教育,本身就是个问题。”长期关注乡村教育的刘铁芳教授说道。


城市取向的教育使得乡村学生远离土地,而客观上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又堵塞农民子弟向上流动的渠道,所以他们即使被城市抛出,也回不去。“相当一些学生基础是很差的,在传统的道路上,他们是很难考上高中的,大环境确实很难改变,对一些基础比较好的,好学的,我们会对其作一些辅导,但是我们是不会补课的,补课是需要定位设置的,我们的定位不在那里,我们也很期待支持他们发展。”郝曦的话一定程度上也印证了这一点。面对这样的现实,传统意义上的补课,或者说在义教课程中仍然复制体制内的教育模式和内容,对这群乡村少年意义似乎不大。


“我们的确不是顺应现在的体制的,我们觉得现在的教育体制存在不足。我们希望能探索一种新的不一样教育。在中国现在的体制下挺难看到这样的改变,所以希望能通过民间力量做一些教育尝试和创新。”


大师兄在带领灯塔的特色课程之一:自然体验课程


“乡土认同、朋辈关系、参与式学习是贯穿灯塔课程的重要理念,乡土不一定指乡村,它更多指我们生活的那边土地,指我和生活的土地是有联接的。在中国现在的农村,身份认同是有困难的,乡土并不一定指农村,是我们所有人都会面对的问题。”


可是,难道仅仅因为我们生活在某个地方就要对它有认同吗?


“乡土认同不是指认同乡土,乡土认同是一个身份认同,归根到底它是一个自我认同,不是认同这个地方,而是认同你自己,你能不能接纳你自己的过去,这是最深层的一点;还有就是了解我生活的这个地方它有哪些方面是好的,哪些方面是不好的,这一点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反思,因为乡村是有很多传统的智慧是没有被重视,被承认的,这和主流价值观有关系,现在更强调物质。”郝曦说。


蓝图很美好,但融入到乡村的现实生态中却又问题重重,据灯塔内部的一位义工反映:“为了赶进度很多事就被掩盖了,为期四周的义教,在最后一周进入疲惫期,义工和学生交流的日记里,有学生直言不讳地指出义工们为了有一个产出,在最后一周要求学生做太多的事情了,写调查报告、黑板报、班歌。‘压得我们好苦啊。’在学生们希望过一个快乐的暑假的心愿前,灯塔乡土教育、公民教育、研究性学习等等理念难以施展拳脚。就像一些社会人士指出的,乡间教育NGO近年来频频涌出,但是乡村教育的根本并未触及。


“这些问题是在所难免的,但改变也需要一个过程。大学生们对教育的认识参差不齐,有些人往往对孩子的意见很敏感,觉得他们的各种要求都应该去满足,这实际上是把自己放到了比孩子们更低的位置,而我们理想的状态,是相互尊重,平等的朋辈关系。”郝曦介绍道。乡土系列和社区系列课程是灯塔非常重要且有特色的课程,通过小组合作的方式,鼓励学生小组间的相互支持,减少对义工的依赖性,重视学生的性格、情感培养,也是对义工无法长期驻点问题的解决之道的一种探索。


“我们期待的教育是关注人本身,灯塔的核心思想也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之前是方向引领一生,现在是有意识的生活。以前对方向的理解可能更多的是做什么职业等,现在更多的是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而怎么样才能做到?关注当下,对当下有又更好的理解,要从更宽广的角度去理解我们当下的生活。”


想起乡村校长张楷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还是喜欢孩子们在如今纷杂、浮躁的现实中保留的纯真和农村人特有的淳朴善良。我希望将自己书上、生活中看到的感悟的一切告诉他们,更希望他们不要和他们父辈一样在狭隘的生活中,失去思考,失去希望。人生不过百年,没有了思考和梦——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悲哀。”我想,灯塔所做的乡村教育的探索和尝试,期待的就是能让一些乡村少年抬头望望自己的未来,立足脚下的这片土地,有意识地生活。


采访/整理 姚晓津



『思行π』栏目是灯塔微信订阅号的一个栏目,主要推送一些记录思考与行动者在教育与公益领域的相关文章。思行即思考与行动,π谐音于派,无限不循环小数,寓意思行派一直在路上。


欢迎每一位在教育与公益领域有思考有行动的小伙伴,投稿至365477502@qq.com

小塔会通过灯塔的微信订阅号对外推送,期待能够发生一些有趣积极的讨论与分享。


大家有任何好的想法都可以在微信留言给小塔呢,欢迎勾搭。




灯塔计划

开始于2001年3月

是一个立足广州面向乡村的义工活动


一栋漂亮的教学楼
对孩子的影响不亚于
一个优秀的义工
相信
灯塔计划
微博:@灯塔计划Lighthouse
微信:灯塔计划


分享到:
此文关键字:灯塔计划、Lighthouse、义教、NGO、公益
上一篇:灯塔时光机 | 方向引领一生 下一篇:灯塔时光机 | “欢乐”广州行
微信关注
在线客服
招新咨询群
(请注明“灯塔咨询”)

灯塔暑期招新咨询1群

微信咨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