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关注我们:  
塔人分享
灯塔秘史001 | 能见到想见的朋友,是件很幸福的事
发布日期:2017-10-15 00:47:20     作者:    已有  阅读过本文

再见,有可能是再不见。能见到想见的朋友,是件很幸福的事。

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当年的那个队友。

1.png


香橙

心里放不下的还是,炒面。

面面是一个很暖心的人,他对所有的队员和学生都很好。以至于有很多女学生都喜欢他,爱慕他。这其实是下乡很常见的事情。

团队对于这个事情希望义工有所回避,但是面面就会感到困惑,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合适怎么做不合适。我在团队中是一个调解员的角色,因此我在跟他夜聊的时候,走进了对方的内心,成了好朋友。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是基本全票通过拿了所有的“最佳情侣”,哈哈哈哈。

还在广州的时候,我们是经常吃饭,互相关心。自从他前年去了北京工作,我们就活在对方的朋友圈里了。



鐘珊

有超级超级多想要再见的人,比如Ba,小芳,肉丝,小伟,樱环,小芯,小鹿,蓝天,blue等等等等,这些在重建社区重见你第一期的小伙伴,在灯塔传播招新认识的小伙伴,在传播义工里遇到的小伙伴,我都想要重新大家一起相聚见面。

每一个人我都与之发生的故事,或许你们不记得了,但是真的就记在我心里边,对你们形成了好感以及怀念。真的很开心过去拥有过那些可爱的时光,相见可能并没有那种自己想要的感觉了,但是很美好的是记忆里过去里,我们的故事让我怀念。



 Candy

生日那天正好在下乡,小四是我们的班主任,我是那个班的辅导员,零点小四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给我,内容是秘密,但是至今想起来很温暖很感动。

1.png


 jiejie

印象中,粟米是华工学建筑设计方面的专业,女生,微卷的短发,和小伙伴们下乡到甘洒。回来后,设计才能被穷尽一起可能的秘书处发掘,开始帮忙为灯塔设计对外的宣传活动。

第一次与她交流,似乎是05年灯塔在广州东山区街头的一次展览,设计了三角柱形式的展板,上面贴满了下乡的各种照片,供市民观看。我还记得在现场简短交流,我夸这个设计很好,她却似乎不太满意。当时只感觉:哇,这个人对自己好挑剔啊!

2006年的4月,我们有幸在当时的广州图书馆旧址,举办一周的展览,同时贺灯塔成立五周年。当时好多人都参与进来,粟米,记得也是展览的设计人员之一。展览大获成功,数千人参观,上了日报,还邀请了义教点的校长老师来参与。那时候,觉得5年就已经很了不起,没想到还有十年、十五年……乃至于长长久久。

之后,粟米就毕业了,考到上海读研究生,多年之后,我们意外的一次联系,她已经在上海安居,结婚生子。我们曾因为灯塔相交,共同谱写生命里的华丽篇章,而后沿着各自的轨道前进。如今想来,不管身在何方,曾有这段回忆,也是一桩美事。

1.png



 deadline

大师兄脑袋好使,偶尔脑回路清奇。他虽然平时看起来憨憨的以至于经常被做成表情包,但真正到了讨论问题发表意见时立刻会变模样。记得三元里第一二节课课后开会讨论时,大师兄往往能很敏锐发现我们问题的根本所在,并以此引导我们去寻找答案,再配合上他敲键盘的一丝不苟,让人感觉猴犀利。所以我觉得大师兄是灯塔里的灯塔,方向引领一生。可是自从那期社区项目结束就没有联系了。

1.png



 包大人

想跟小乙在操场聊天!

小乙和我都是16批爱莲点的义工,是俗称“教研四女人”(我们老大是男的)中的其中两员。因为那时候和小乙一起负责图书馆方面的项目,所以我们基本上每天放学后、吃饭后都会一起在操场散步聊天。

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们讨论了一些心理方面的知识,以及这些知识在孩子们当中的应用;也一起讨论了对某些观点或者做法的看法;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跟小乙诉说我自己下乡的心路历程,当中可能有惊喜、困惑、迷茫,也不乏一些难过沮丧的时候,小乙基本上都是默默的在身旁聆听随后给予我支持。

所以我特别珍惜那一个月和小乙散步的时光,因为在那一刻我亲身地明白了无条件的积极关注以及开放包容的聆听是怎么一回事,我想这大概就是朋辈支持的力量吧。

现在我和小乙都会保持联系,有时候她在处理学生情绪或者其他方面有困惑也会和我交流,而有些时候我看到很好的书也会推荐给小乙。 

1.png

                       

    

 小乙

想跟包大人聊心理学!

廖琦珊,塔名阿包,因为她在爱莲点开了一节《包大人解梦》的课,然后就成为了包大人。现在一想到包大人,就会想起她的笑声,想起我们每个黄昏在爱莲中学操场的聊天,想起我们两个人守着一个空空的阅览室,只要想念就是温暖呢。

包大人是我的善知识,她为我打开了心理学的大门,让我觉得为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努力是一件有趣又有力量的事情。她会分享很多书,比如武志红的《为什么家会伤人》和《梦知道答案》,又比如海灵格的家排系列,我在读了这些书以后获得了不少启发。

如果一定要说印象深刻的事情的话,那就是我和包大人之间有一次“冲突”,正是因为这次“冲突”,我在心里把包大人当成了真正的朋友。在下乡的第一周,我是负责乡土课程的,包大人负责图书馆,可是焦虑的我过度干涉了图书馆的很多工作,这让包大人很不舒服。她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跟我表达了她的感受,以及感受背后的需要。在“惊吓”之后,我很认真地把这条短信读了好几遍,然后跑去跟包大人道歉,我们因此坦诚聊了很多。包大人让我学习着去觉察和理解,让我明白有不满就要直接表达,至今我都很感谢。

现在包大人要继续去深造啦,为她深深祝福,希望有缘能够再次见面,再次绕着操场聊天。

1.png

 


有义工说:以我现在的心境,想见谁会直接去找,如今信息发达,只有不想找,很难说找不到。

当我们说“有缘再见”时,是想见,还是不想见?也许要看,曾经的温暖,还剩下多少;也许要看,付出时间精力,我能得到什么。那么,你会看什么?

只有当见到的时候,才会体味到那种感觉。


分享到:
此文关键字:灯塔计划,Lighthouse,义教,NGO,公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从未想过,我会因为一首歌而如此热泪盈眶
微信关注
在线客服
招新咨询群
(请注明“灯塔咨询”)

灯塔暑期招新咨询1群

微信咨询群